曲端
曲端是南宋初年名将,靖康元年(1126年),西夏乘金人围困汴京(开封),乘机攻占宋西安州(今宁夏海原西安乡)和怀德军(今宁夏固原黄铎堡乡),镇戎军告急。镇戎军是宋朝西北门户,如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但当时这处要塞却没有守将,上级便任命曲端担任知镇戎军兼经略司统制官,去镇守镇戎军城。曲端临危受命,不辱使命,抵御夏人,使其不能南下一步。后曾多次击败金国大将完颜娄室。金将撒离喝与曲端对阵时,见其军容严整,竟吓得放声大哭,被金人讥为“啼哭郎君”。曲端威震敌胆、屡破强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军令严明,执法如山。他任泾原路都统制时,有一叔父在其麾下任偏将,因玩忽职守而打了个败仗。曲端毫不留情地将其依法处斩,然后又跪于叔父遗体前哭祭,并亲自写了祭文,诵道:“呜呼哀哉!按军法斩杀副将的,是泾原统制;依人情祭奠叔父的,是侄儿曲端。伏惟尚飨!”

曲端(1091—1131年),字正甫,镇戎(今宁夏固原)人,南宋名将。高宗建炎初年,任泾原路经略司统制官,屯兵泾州,多次击败金兵。建炎二年(1128年),任延安府知府。后迁康州防御使、泾原路经略安抚使,拜威武大将军,统率西军。后因布阵问题,与张浚争执,被贬为团练副使。富平之战,宋军失利。张浚接受吴玠密谋,以谋反的罪名将曲端交由康随审问。绍兴元年,因酷刑死于恭州,年仅四十一岁。后追复端宣州观察使,谥号壮愍。

曲端怎么死的

提到被冤杀的南宋大将,大家第一个想到绝对是岳飞,为了收回兵权和讨悦金人,在高宗赵构和奸臣秦桧的操作下,南宋君臣以莫须有之罪名将岳武穆误杀于风波亭,让后世多少看客们为之叹息。

但殊不知,在岳飞之前,已有一个在当时影响力不亚于岳飞的边陲大将被南宋君臣同几乎一致的手法陷杀,但这一位,却并未遭到后世太多的同情,而今天他的名字,也淹没于历史浩瀚的海洋中,成为尘埃。

他就是南宋初年镇守四川的边陲大将曲端。

曲端是镇戎军人(今宁夏固原),出身军人世家,其父曲涣官至左班殿直,后战死沙场,曲端以父荫而授三班借职,开始从军。靖康元年金兵入侵,渭州经略使席贡任命曲端为经略司统制官兼知镇戎军,守卫他的家乡镇戎军,防止西夏人趁火打劫。

曲端在镇戎军招募乡勇,多次打退了西夏人的攻击,渐渐的在西北打出了名头。据传言金将撤离喝与曲端两军对阵,看到曲家军容严整,竟吓哭了,后来得了个啼哭郎君的称号。虽是江湖传闻,但足见其威名之盛。

建炎元年,曲端任泾原路经略司统制官,屯兵泾州。建炎二年任延安府知府。后迁康州防御使、泾原路经略安抚使,成为陕西泾原路最高军事主帅。其间曲端多次打败进攻陕西的女真完颜娄室部,开始威镇西军,成为宋军最富盛名的将领。

南宋立朝之都,兵寡将少,在宋金交战中处于劣势,金兵数度南下,风头极盛开,宋高宗赵构一度被完颜宗弼追击到海上,狼狈不堪。

为了缓解南方小王朝军事压力,宋高宗赵构和张浚赵鼎执宰组合决定在西南川陕一带向金军发动攻势,一是收入陕西失地,二来也是最主要,吸引金军的主要兵力,缓解南方临安政权的军事压力。为此,赵构特意派出执宰张浚入主川陕,主持川陕军事。

张浚初到川陕,也非常器重曲端,拜他为威武大将军、宣州观察使、川陕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统领陕西六路兵马与金人决战,确立了他西军领袖的地位。

曲端的优点是作战勇猛,率军纪律严明,是难得的将材,但缺点是自私狭隘、性格粗暴,眼光短浅,和其它部队将领的关系并不融洽,让他统率陕西六路兵马并不合适。

张浚上任川陕宣抚使后不久,金军娄室部率十万兵力围攻陕西要塞陕州(今三门峡市陕县),陕州在名将李彦仙的率领下,坚守了近二年,战事之残酷激烈堪比太原保卫战,其间李彦仙多次向张浚求援,张浚命曲端组织兵力援救,曲端出于妒忌李彦仙在西军之盛名,同时也考虑保存自身实力,拒不出兵,张浚没办法,亲率亲兵救援,却道路被阻救援不得,眼睁睁看着金人最后夺取陕州——经略陕西最重要的一颗棋子,一代名将李彦仙也因此战死沙场。

曲端并没有因为张浚的器重而给他面子,在他眼里的张浚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年青书生,他与文官上司们素来不合,之前与节制陕西六路军马的龙图阁待制王庶就多次与发生矛盾。

张浚在川陕“前控六路之师,后据两川之粟,左通荆襄之财,右出秦陇之马”的进攻战略构想他认为是张书生的意气用事,公开表示强烈反对,表示没有十年的时间,川陕宋军绝不能由守转攻。

曲端甚至以项上人头和张浚相赌,西军在两三年内与金军会战,必败。

从当时的时局来说,曲端的判断并没有错,在西北军,与他持同样意见的将军很多,包括曲端的前上司,龙图阁待制王庶也是持相同意思。

张浚来川陕的目的就是发动一场不可胜利的战役,以所众将的反对阻止不了他,发动大会战的张浚罢免了曲端的职务,授宫观职,责海州团练副使、万州安置,下了曲端的兵权,王彦调任利州路兵马钤辖。

建炎四年八月,张浚集中熙河、泾原路、秦凤路刘锡、刘琦、孙渥、吴玠、赵哲等5路大军,步、骑18万人,号称40万,向地处关中平原的耀州(今陕西耀县)富平地区集结,与金人主动会战,金国方面,除了娄室部,原来围困楚州的宗弼部也西进。开始了宋金战史上最大的一次会战。

富平之战的结果是以宋军溃败而告终,并彻底的失去了在陕西的主动权,金人很快占领陕西五路,宋军退守阶、成、岷、洮(今甘肃武都东南、成县、岷县、临潭)、凤(今陕西凤县东北)等州,及凤翔府(今陕西凤翔)的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陇州(今陕西干阳西北)的方山原(今陕西陇县西南)等蜀口要隘,凭险设防,与金军对峙,双方在川陕形成对峙。

富平虽大败,但达到了吸引金军主力和缓解南方政权军事压力的目的,故而赵构仍然信任,张浚可以继续在川陕放开手脚,一方面他提拔刘锡、刘琦、孙渥、吴玠、赵哲等青年将领取代那些指挥不动的老将。另一方面他要除去曲端这个眼中钉。

于是,张浚指使刚被他提拔替代曲端的吴阶,给曲端找点把柄。

吴阶上位把曲家军改成吴家军后,也要竭力消除曲端在军中影响力,于是两人合谋,搞起了文字狱。曲端被解兵权之后,据说曾在曲端曾做诗题在柱子上说:"不向关中兴事业,却来江上泛渔舟”,于是吴阶以此为由,写信告密,说曲端密图造反。

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张浚无故放大,张浚以此为由将他投下大牢,严刑拷打,最终惨死于狱中。时年四十一岁,陕西军民闻知一代名将如此下场,无不一声叹息。

后来张浚下台,朝廷追复曲端为宣州观察使,谥号"壮愍"。算是为其平了反。

纵观曲端蒙冤全过程,与岳飞并无二,只能说两宋一朝,文臣当权,宋太祖立下了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主政纲领,文人们如此斗争,失败了也不过是流放,生命基本不会受到威胁,而武将地位低下,一旦有失,蒙冤丧命就在所难免了。

狄青,到曲端岳飞,悲剧之源于在于体制。